另一种方式

最近这段时间的工作完全没有写代码,心情从一种失去(或即将失去)最拿手的宝贝技能的焦急逐渐变得平缓。“这世界没有你想象的苦涩”,大概是这种心情。

心情变得简单起来,倒不是因为习惯了这种不在第一线的方式,相反,倒是逐渐摸索清楚了架构师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是我自己做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如果是团队做会有什么样的效果”、“我最近的感受不好,应该怎样融入这里”,这些恐怕是我现在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架构,说多种多样,其实好的区别并没有太大,困难的不是方案,而是实现的路径。恐怕接下来会有一大段时间在解决人、时间、关键路径等问题上。不过还好,有一些东西切身实地的上线了,对团队对我而言,都是莫大的欣慰。

给他人建造舞台是之前从未想过的,现在却一直在做的事情,于私于我,还有一点伟大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