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

晚上送一个朋友去美国,临走前大家一起吃一顿饭,吃得太快了(估计是饿坏了),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没办法,还想聊得更开心,于是就在附近找了一个酒吧喝酒。

因为拆墙打洞,酒吧找了半天才找到,点完酒后有一句没一句得聊,聊的有点无聊。中间朋友说道年纪大了选择少了,突然挺感慨的。想到曾经我也是意气风发年亲气盛的样子,现在嘛,即不是为现实妥协,也不是被磨得圆滑,只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空虚感,如果非要形容出来的话,那就是 empty。

嗯。

喝完饮料(对,我没喝酒)之后,开车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妻子给我准备了简单的梅子酒,特别甜,放了两个樱桃做装饰,随手就能拿起来喝,又冰又凉,特别爽口。

“其实没什么可抱怨的”,抱着这样的心态,眯着眼睛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