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内心的冲突

不管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他都有一种打败别人的愿望,这种拒绝可能就和这个愿望有关系。


自我疏离型患者在面对困难时,既不会主动去解决困难,也不会逆来顺受接受困难;他并非没有感情,只是不愿表达感情;他既不会据理力争,也不会跟别人合作。他就像一只正被追捕的野兽,除了逃跑和躲藏,找不到其他摆脱危险的办法。


他相信,只要对自己再严厉一些、考虑得更周密一些、更小心一些、更自律一些,他就能够百分百完美了。


患者无力面对他认为充满危险的世界,只有避开他人,那种孤独脆弱感才会减轻甚至暂时消失。在现实的威胁下,他必须时时刻刻跟他人进行比较,这不是因为他喜欢幻想或虚荣心强,而是因为他害怕受到别人的欺骗、侮辱、控制和敌对。他打心眼儿里感到自己卑微、脆弱,为了让自己不这么难受,他需要从自己身上寻找到一些了不起的品质。


他的理想化形象有如下奇特的角色组合而成:在多数情况下,他是独居山中的隐士,睿智、淡泊;但有的时候他又变成狼人,暴虐、冷酷;不仅如此,有时候他还自视为良师益友和完美情人。


当他认为自己比别人优秀时,他就会觉得自己有资格提出自己的主张或要求。而如果这种形象被无情撕裂,他必然会有强烈的危机感,他会认为自己是渺小的、卑微的、多余的;当他看到自己的各种缺陷时,就会觉得自己无权提出任何要求。


因为他对自己的过高评价受到他们的威胁了。这种厌恶的强烈程度与他对理想化形象的依赖程度是正相关的。如果他本人的骄傲受到了打压,就可能盲目崇拜那些公然宣称自己的重要性并表现出盛气凌人的举动的人。他爱的是在他们身上看到的他自己的理想化形象。但是他早晚会发现,自己所崇敬的那些“神”从来没有在乎过他,他们只关心他在他们脚下烧了多少炷香,那时,他又不可避免地陷入


因为他对自己的过高评价受到他们的威胁了。这种厌恶的强烈程度与他对理想化形象的依赖程度是正相关的。如果他本人的骄傲受到了打压,就可能盲目崇拜那些公然宣称自己的重要性并表现出盛气凌人的举动的人。他爱的是在他们身上看到的他自己的理想化形象。但是他早晚会发现,自己所崇敬的那些“神”从来没有在乎过他,他们只关心他在他们脚下烧了多少炷香,那时,他又不可避免地陷入深深的失望之中。


这里面包含一个很重要的逻辑,他对自己的态度,他是意识不到的。


这样的人,会把所有心思都浪费在影响他人、改变他人、惩罚他人,或者保护自己不受他人侵扰这些想法上,因为他觉得,无论是好日子还是坏日子,都是别人给予的。由于这种外化作用,他必然会越发依赖他人,依赖外部环境。


有时候他能意识到,他会害怕自己的缺点招来别人的厌恶,因为他自己是如此憎恨那种缺点。


患者越是严格奉行他的理想化形象的标准,顺从被外化的程度就越严重,这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分析师或者其他人对他的期望,或者他自以为的他们对他的期望,他都会迫不及待地去达成,于是他表现出一副格外顺从的态度,可是在内心深处,又将对这种控制的怨恨积累起来,直到有一天他认为所有人都站在一个支配他的位置上,因而变得怨恨一切。


当对抗型倾向和疏离型倾向组合在一起,并成为一个人的主导倾向时,绝对正确就成为他保护自己的主要手段,并且他的这种绝对正确与他的攻击倾向正相关。


他害怕像以前一样突然出现状况,在完全意想不到甚至最不愿意的情况下兴奋、愤怒、沮丧、压抑或疲惫。这种心理上的失衡感,甚至直接反映为缺乏对身体平衡的控制,让他的走路姿态和步调都失常。


他们的专注,并不意味着人格的统一,而只是一种绝望的体现


有很多原因阻碍他行动。他感到某些事项是在强迫他去做,因此无意识地反抗;他以一种强迫性的态度去完善每一个细枝末节;当他感到自己没有一开始表现得那么好时,就会怀疑自己,并且对自己发脾气——就像前面所描述的那个例子一样。


假如某个人一方面想要结交朋友,一方面又觉得这样做是在委屈自己讨好别人,那么他就会心不甘情不愿,做起事来难免不伦不类。


这说明,身上隐藏的矛盾倾向越多,他的压力就越大,生活成本就越高。


神经症患者要么坚信自己的追求是真实理想,营造一种尽职尽责、精益求精的匠人形象,容不得自己有任何过失,否则就会苛责自己;要么他就会在谈论和思考价值观和理想时坠入自我陶醉。


除了这些表现外,绝望还表现为喜欢幻想和预言未来。我们很容易察觉患者对未来所持的悲观态度,但表面上看起来,这只是他害怕遭遇挫折、害怕犯错的一般性焦虑。


被绝望所支配的神经症患者,为了支撑自己生活下去,会尝试各种各样的应对策略。如果神经症尚未完全摧毁他的创造力,他可能会将注意力集中在能够给他带来收获的事情上,并以此应对生活的残忍。


只有感觉自己的生活毫无意义的人,才会表现出明显的施虐倾向。


他觉得自己被抛弃,无法从厄运中挣脱,于是倒行逆施,盲目地将愤怒发泄到别人身上。我们还看到,他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痛苦而将不幸强加给他人。


施虐倾向被压抑,是产生焦虑和自卑的主要原因。


这是因为患者无意识地固守旧我,令他意识到的这些情况失去了更大的效用。


他首先要领悟到,自己的那些追求不仅对他无益,还对他的生活造成了坏的影响。


他的绝望并不是源于事实的无望状态。


一切倾向或冲突都是由当前的性格结构所包含的需求所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