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渴望读书,怎么说,非常渴望,就好像几个月没有吸血以至于总是拿牲畜凑合的吸血鬼那样烦躁不安。以至于,最终,做了一些让我后悔的事情,好吧,钱的事情总不至于那么难过,况且,现在的我已经在读书了。

最近这两天效率比较高,可能是因为失眠(也有可能是心血来潮)。读了两本书,这两本都是之前的畅销书,因为畅销并且在榜单上,所以买了,没有什么别的缘由,就是迟迟没有看。我读书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兴趣也不持久,一阵一阵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拿起书,难以理解,不过,最近的我就是特别想读,什么都好。

《解忧杂货店》和《偷影子的人》是最近读的两本书,毋庸说,第一本来自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只是因为东野圭吾的名字,他的书读了几本,确实有特色,只是没想到这本书是一本治愈的书,和侦探什么的并没有什么关系。至于《偷影子的人》,多半也是因为我看到治愈两个字才买的,谁知道当初为什么这么选。总之,这两天看了这两本。

聊和书有关的话题不是我的特长,说多就会显露我的无知,而我又不乐意再写和程序有关的话题,纯粹也是因为无能。就像我说的,我并不是特别爱看书,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有时候会单纯的不喜欢英美的长篇,人物总是过于复杂,关键是名字都记不住。但会偏爱日本作家的书,虽然知道是翻译,读起来还是觉得畅快淋漓。仅此而已。

昨天失眠,窝在沙发上看书,想想也许是一种,怎么说,不算是,但差不多的感觉(一种逃避?)。想想确实很久没有好好的看本书或者选自己喜欢的电影看了,可能性格没有办法改,这些日子无论如何和自己说要为了自己,最后还是为了他人打转。读书和电影都能够帮我在并不算痛苦也不算快乐的生活找到一点慰藉,这比什么都重要。

说到《偷影子的人》,法国书不是我的最爱,因为太过于细腻,但我还是挺喜欢这本书的。特别是童年的那一段,成长无论如何都是残酷的,我总是能在这些描写忧郁童年的故事中找到一点自己的影子并觉得安心。童年并非不如意,只是那个时候会有很多幻想,对生活也有很多期待,现在这些都没啦。倒不是要有什么,只是觉得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