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梦

dream

我的生活一团糟,大抵如此。最近的睡眠一直不如意,大概是因为想的事情太多,身体又不够疲惫造成的,但想想看,也并没有,这种自我安慰式的借口竟然连我自己也无法接受,NONO,并不是这样,我和自己说。

大概在一两个星期前,差不多有这么长的时间罢,经历了又一次失眠。没错,我相信任何一个失眠患者都能理解,失眠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怎么说,失眠最大的痛苦并非『无法睡觉』这件事本身,反而,如果因为无法睡觉而导致疲惫的话,或多或少还是会进入睡眠的状态,即便不深,但那也是好的。

失眠的最大痛苦是清醒的神经被巨大的无聊和不安笼罩。如果说睡眠就像深夜中天使的翅膀,月光下柔软的云,那么所有的人,无论是爱着还是恨着,快乐着还是痛苦着,各种各样,各种性格,各种肤色,只要一到了那个时间,都统统的走到了那里,仿佛受到了神的召唤,感受着天使的爱抚,享受着月光的照耀,沉入云朵般的温床。而失眠的无聊和不安,是一种与世隔绝的孤独,就好像此刻,即便是你自己,也不存在了,即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也不存在任何人的梦境。

可是偏偏有人(比如我),某个时刻,走不到那里,饱尝这种痛苦。即便是没有失眠的日子,我的睡眠也极度的不好,有时候常常难以辨别是否进入了梦乡,只是觉得眼睛闭上了,再睁开,已经是天亮。这一夜度过的极不痛快,孤独和失落常常包裹着我,像泥浆,梦中也是生活,醒来也是生活,我开始常常分辨不出哪里是生活,哪里是梦。

有一段时间,我喜爱长跑,虽然跑不了多长时间,但好歹是自己能坚持下来的事情,不和别人比较,自己也自得其乐。生活的形式,我觉得和长跑很像,但本质上又不完全一样。这种话说出来有些不负责任,让人丈二摸不着头脑,是的,我想也是这样,所以容我解释一下。

怎么说,长跑的乐趣在于,每到一定的时间或者距离,比如30分钟或者在8到10公里的时候,你可能会完全坚持不住,呼吸开始混乱,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想要休息,肌肉也开始酸痛。这个时候,就会想要放弃和逃离,对,只要停下来,没有人会说你什么,因为大家根本就没在看这里。但若是自己觉得不行,只要咬咬牙,突然间就超越了某个极限,只要四肢机械的跑动,就能坚持过去,呼吸也顺畅起来,各个部位也停止了叫唤,无论怎样,只要能坚持,一定比上次要好。

但生活,一旦选择了起跑,能停下来的机会并不多,这样说多多少少带着一些失望的成分,但想了想,对于我个人而言,这样的形容并不算差。总觉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上了跑道,这和年龄没有关系,要说和什么有关系,我也总结不出来,就算有什么想法,还是埋藏在心里比较好,免得误人子弟。但总的来说,生活是没有终点的长跑,看不到终点,也无法回忆过去,虽然不常如此,但偶尔遇见,就已经足够痛苦了。

如果生活的跑道上鸟语花香,无论速度怎样,总的来说还是很好的,反之,即便用了浑身的解数,恐怕也找不到多少快乐。生活又像梦,如果是美梦,那么人们是不愿意醒来的,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情啊。但如果是噩梦,恐怕醒来也不是那么好受。梦又像生活,在梦中人们依旧在生活,好的坏的,开心的和不开心的,就好像这两个世界在某个时间点重叠了,便是梦中梦,生活中的生活。

而失眠就好比长跑中的小憩,像生活中的断层,无论生活是一场美梦抑或是噩梦,在失眠的这个时刻,硬生生的,对,就是这样,被什么东西从生活中拽了出来(如果是噩梦,那么这个过程更加的痛苦),这个时候,你不属于任何人,任何梦,甚至连梦本身也不属于,这带给我巨大的孤独和痛苦。空气中荡漾着一种空虚的不存在的来自宇宙深处或是另一个世界的嘲讽,长长的不知从哪个电器中的哪个电磁波的哪个孤独的电子传出嘤的声音,我们的世界连在网上,我们彼此连接着永不下线,可是此时此刻,我们却像隔离了许多世界,隔离了许多梦一样,这样的真实就好像真空一般让人窒息。

我尝试了很多方法,比如,做点运动,看看书或者写写字,竟然毫无睡意。就在一两个星期前的那个德国队大胜巴西的晚上,我竟然感受到一些来自造物主的恶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开心快乐,或者正在庆祝什么事情,我甚至能想象德国球迷的快乐和巴西球迷的失落,可是,在这个时刻,这个小小的房间,这个与世隔绝的梦中梦,我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快乐,失望悲伤都在这一刻凝固。最可怕的是,我竟然知道这一切然而也无可奈何。

人最快乐的事情是,在白天的生活里,有一个梦,即便这个梦非常非肤浅或者不切实际,娶一个美女或者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虽然略显庸俗,但从个人角度来看,至少他们振奋有动力。而人们晚上又有逃离白天失落的避难所,梦境,即便白天不如意,晚上也可能够找到一个地方诉说。可是我偏偏在这个时候被拉扯到一个无人之地,虽然它在北京城的中心,但我还是感觉自己被撕裂到宇宙中的某个黑洞,所有的话语都传达不到任何人的耳朵里,没有人看见我,更加残忍的是,我似乎还能看到大家幸福的生活。

『怎么了』『又怎么了』,这和不在服务区是一个道理,没有任何意义。我的生活一团糟,至少现在如此。我觉得生活本身是好的,要不然没有那么多人喜欢生活,我觉得之前的生活是好的,之后的生活应该也是好的,可是『现在的生活』太长了,时间仿佛在我身上残忍的停留住了,而且还是在最慘无人睹的时候停留了。我找不到人说话,也听不到别人诉说,我极力想做什么,做点什么好的事情,但总是听见『怎么了』『又怎么了』,这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话语。

现在,今天,这个早晨,我从床上爬起来,好像昨天没有睡觉一样,实际上,我睡了超过9个小时,但没有感到一点舒畅,依旧是浑身的疲惫,这样一个早晨,宁静,我在房间里踱步,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要朝哪个方向去,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疲惫颓废甚至有些滑稽可笑。

我的生活怎么了,又怎么了?


EOF

阅读更多:



一些杂碎: